楞伽经快诵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两个小难民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31:31编辑:阅读次数:

楞伽经楞伽经全文楞伽经译文

两个小难民

  两个小难民(小说)

  法云法师

  几天的大雨之后,我决定清扫一下潮湿的房间。忽然于书橱的旧杂志中,发现了一帧照片,背景是雄伟庄严的瑞光大金塔,我身披海青,手持念珠,身旁一位幼小的男孩,身着黄色僧衣,乌黑的大眼睛正稚气地凝望着满天飞舞的鸽群,啊,小觉觉!我内心不由泛起一阵遥远的思念,时光蓦地倒流于三年前的深秋。

  在我居住的泰国圆通寺里,有一位缅籍比丘尼,宗新师。因为父亲大祥之期在即,准备返回故乡,邀我同往仰光朝拜大金塔,于是我实现了多年朝礼世界最著名佛塔的愿望。

  我俩挂单大金塔附近的十方观音寺,只见宝殿巍峨,寺宇庄严,林木葱翠,宽敞清幽。寺里师父们多为一九四九年以前从大陆出来,大都耄耋之年。最近才从缅泰边地招收了三位十多岁的小青年。

  老师父们为培养这些接班人,专门请老师来寺授课,上午学中文,下午读英文,他们都很聪明好学,彬彬有礼;殿堂规矩,也毫不含糊。

  一天下午,我正在房里看书,宗新师兴冲冲跑来告诉我:你快来看,热水塘新村送来两个小难民,老师父们好喜欢啊!

  只见功德堂门口那排长长的竹椅前,围满了人,午后的阳光从高大的棕榈树斜射过来,微风清凉,几位老人家满脸洋溢着慈祥的笑容,正在对两个瘦小的男孩,关切的询问。

  两个小孩静静地站着,怯生生不大讲话。

  宗新师在我耳边低声道:听说是孤儿,大的今年八岁,小的才六岁哩。

  望着那清瘦的小脸,黯淡无光的眼神,我心里想,一般像他们这种年龄的孩子,应该是正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,正是在父母悉心照顾下的温暖家庭,跳跃奔逐的时候,我不禁生起一种悲悯之感。

  这时住持通禅大和尚,走到我的面前,慈和地笑道:你是老师出身,请多费心关照两个小家伙吧。

  因宗新师打算近日回老家瓦城探亲扫墓,大概一个月才返回,于是我答应尽力帮助他们。

  两个小孩初来乍到,大和尚要他们熟悉一下环境,暂不参加上殿和学习。

  八岁的法悦比较聪明,觉觉只有六岁,厚嘴唇,圆眼睛,有点憨憨的。他们可能在乡下劳动惯了,总闲不住,不是跟着工友老赵在庭院拔草,替花园浇浇水;就是不声不响跑去厨房帮忙剥剥豆子,扫扫地,颇讨人喜欢。

  一周之后,大和尚要他俩随众参加早晚上殿,学习规矩并旁听中英文功课。

  大概觉觉年纪太小,清晨四时起床甚早,有两次我看见他那小小的身体趴在蒲团上顶礼就睡着了。

  星期天上午,大和尚同我研究了辅导孩子们学习和协助生活管理的问题后,他老带我去他们住的楼上看看。

  这天不上课,几个孩子真会轻闲娱乐,横七竖八躺在楼板上看电视节目。

  当大和尚宣布由我来帮助辅导他们时,那个聪颖的法喜带头,他们一齐合掌对我道:师伯好!

  我首先给他们制订了学习、生活的计划和作息时间表。除早晚上殿,每晚拜佛一支香;白天老师讲课,晚上我教初级佛学和讲故事。两间寝室比赛清洁整齐,周末教唱佛歌和少林功夫。

  三个大孩子中,法存、果智较老实,由十三岁的法喜当组长。

  两周过后,由于学习生活有规律,孩子们进步不少,以前凌乱的寝室,现也干净整洁,他们个个精神饱满,又井然有序,老师父们颇感欣慰。

  每天清晨,做完早课,天还未亮,法悦和小觉觉就随同我前去礼拜大金塔。

  披着一层薄薄的晨雾,我们踏上树影摇曳的小路。一边走,我一边教小觉背诵功课,因为法悦在热水塘观音寺住过半年,略知一些;而觉觉实在幼小,天资纯厚,什么都不会,刚开始教他三皈依和回向偈,他老是记不住,我要他每天虔诚拜塔时,恳祈佛菩萨加被。

  悠扬的晨钟散播在宁静清新的空气里,人们静悄悄拾级而上,仰望雄伟巍峨的金塔,沉浸于祥和静谧的气氛,虔诚地在一尘不染的大理石膜拜,作一次灵魂的洗礼。

  每当看到我和两个孩子排着整齐的队伍,两个矮小的身影,端庄威仪,绕塔拜佛,备极虔诚,人们往往会投来赞赏的目光,合掌致意。

  三个大孩子功课较多,有时还得参加做点佛事,但他们有空也会来加入我们拜塔的行列。

  每天拜塔回寺,法悦和小觉会主动打扫清洁,扫净地上的落叶,不忘给花园浇水。

  和他们渐渐熟识,法悦有时会告诉我一些他在家乡的生活。

  他在两年前,才六岁就开始帮助家里做农活,早上得把牛赶到山坡吃草;平时要拾牛粪、打柴火,他还会做很多事哩。

  我问他:你想家吗?

  不。

  为什么?

  家里吃不饱。

  我凝望着他俩瘦弱的身躯,白皙的小脸,往往浮起一种怜爱之感。我请那位好心的医生张小姐,陪同我带两个孩子去医院检查。

  还好,他俩没有病,只是贫血,营养不良,我请张小姐买了一些维他命和补血药物给两个孩子。

  可是他俩太小,还不会照顾自己,为了按时给他们吃药,大和尚叫他们搬进我住的房外面那一间,两个小家伙真高兴极了。

  每当夜幕降临,房间的暑气尚未退尽,老师父们往往各拿一串念珠,坐在花木凝香的庭院纳凉,几个天真纯朴的孩子们的朝气,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快慰。

  四川师父广慧师把小觉叫到面前,逗他道:觉觉,你是哪个的徒弟?

  师伯的。

  爽快的法喜接着说:你不可以拜师伯,师伯是女的。

  师伯不是女的,他没有头发。小决立刻反驳他。

  大家不禁笑了起来。

  广慧师从衣袋里拿出一包糖果递给小觉。

  法喜不失时机道:觉觉,你看五师公好爱你,只给你一个人吃糖。快说,你拜哪个当师父?

  大家睁大眼睛看着手拿糖果的小觉,广慧师也在仔细倾听。

  我拜师伯。小觉毫不迟疑地回答。

  哈哈。广慧师朝着正在旁边给孩子们洗衣服的我笑道:圆霖师,你硬是把小觉喂家了。

  每天晚上是孩子们最盼的时光,温习完当天的功课,他们便兴趣盎然地围着听我讲故事。

  由于气候炎热,蚊虻纷飞,有时连蚊香也不管用。

  一次,?我正给他们讲佛经故事,几只小眼睛睁的大大的,听的津津有味。

  忽然,我身旁的小觉轻轻叫了一声:师伯!

  不要讲话!法喜白了他一眼道。

  我看小觉赶快低下头,没有作声了,我也不好打断大家的兴致。直到讲完故事,我收好书本,转身要问小觉刚才有什么事,可是他已不知去向。

  法悦跑来告诉我:他正在大殿忏悔。

  我心理有点纳闷,到底有什么事发生了?我走进宽敞庄严的大殿,只见一个圆圆的小脑袋,黄衣衫的小身体,正双手恭敬合掌,端端跪在蒲团上。

  我耐心等他礼拜后起身来,忙问道:觉觉,你怎么啦?

  一双无邪的大眼睛盯着我道:师伯,我刚才犯过了,我打死一个蚊子。他又撅着小嘴补充道:我本是赶它走的。

  啊!不是有意的,没有过,我们给它念往生咒,好吧!

  我不禁用手抚摸他的头,多么可爱而纯善的孩子。他才只有六岁呀,今早邻家的孩子为贪吃哭闹不休,比起那些无知的小孩,他真是太乖、太懂事了。

  记得,那几天两个小家伙一吃过饭就悄悄跑去堆杂物的小房间,不知在玩些什么,我轻脚轻手跟着他们进去,想看个究竟。

  透过堆放的木板缝隙望去,他俩打开纸箱,用厨房的剩饭,正在喂养一只黑色的小奶狗,那小东西汪汪直叫,对他们可真亲热。

  我惟恐他们不小心会弄死那只小狗,正要训斥,只听见法悦高声在说:

  觉觉,你看你的衣袖又弄脏了,快拍干净,师伯洗衣服不累么?

  觉觉一边拍打他的长袖,吸吸鼻子说道:喂,你说师伯知道我们养小狗,会骂我们吗?

  不会的。法悦总是那么老练:师伯那天不是讲小动物是有生命的众生,我们要爱护吗?

  然后他俩拿出一些旧布片,法悦小心翼翼地铺在纸箱里面。

  小觉满意的说:这样它半夜不会冷了。

  法悦轻唤那小狗:小黑黑,吃得多多的,快快长大,才有力气去找妈妈哟。

  两个孩子高兴地笑了起来。这真挚的童稚心灵洋溢着温暖和爱心。

  我不愿打扰他们,赶快抽身退了出来,让他们完整地保有一份纯真的童心吧。

  时光飞逝,转眼已到正月初三,清晨,宗新师打电话来说,她乘火车中午可抵寺,准备与我尽快赶回泰国参加我寺的精进佛七。

  我思索这三个月以来,与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,特别是小觉原先连话也不大会讲,每天拜塔,好象开发了智慧,现在不仅能背诵三皈依、五戒和十大愿等,就连《心经》也背得十分流利。想到要骤然离别,心中顿感依依。

  两个孩子大概在屋外整理他们过年的红包,只听法悦老练地说:

  觉觉,你数不清楚,等我折好,我来帮你。

  小觉稚气的声音:你有多少?

  三百五十元,我要请师伯帮我存起来。

  我也是。

  三月泼水节,大金塔要装金叶,我想供养两百元。法悦讲话总像大人一般。

  我跟你一样。觉觉也不落后。

  剩下的我要寄给我妈,让她买一件新衣服穿。

  小觉没有做声,因为他不知道他的父母在哪里。

  你呢,觉觉?

  嗯,我想买泰国的枕头糖吃。觉觉天真的说。

  师伯那天买糖,是送去孤儿院的,你一个人吃,不怕牙齿坏吗?

  觉觉想了想,说道:师伯把钱送去孤儿院,师伯没有钱了,那我把钱给她,好吗?

  多么可爱而又懂事的孩子啊!我的热泪不由充满了眼眶,我深深感到我应该多花些时间帮助关照他们,我又实在不忍心丢下他们,但是泰国寺里也很需要我,不得不离开他们,我真感到万分遗憾。

  我很难想像,离别的一幕会给他们宁静、和谐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阴影,我也是一个感情脆弱的人,我也很怕握别的离情;所以,我决定不告诉他们,悄悄地离去。

  盼到宗新师到来,我俩立即去向大和尚告假,决定初五起程,赶回泰国参加我寺初八举行的精进佛七。

  哎!大和尚深叹一口气对我道: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刚上轨道,遗憾的是留不住你这位老师。

  慈悲的老人家眼圈也红了。

  我强抑住泪水:实在对不起,以后有机会我再来。

  中午那位非常发心的医生张小姐来寺看我,我再三恳请她多多来寺,关照孩子们。

  为了不使孩子们难过,我和宗新师商量好,这两天便住在藏经楼,并告诉孩子们,我们前去陪伴妙慈尼师。

  临行的前晚,五个孩子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到藏经楼,看到他们如律如仪,中规中矩的神态,宗新师和妙慈师都为缅甸大乘佛教后继有人而欣喜。

  宗新师笑问他们:将来长大了要做什么?

  十四岁的法存指着法喜道:他要当大法师。

  妙慈法师和蔼地问身旁的小觉:你呢?

  他天真的歪着头,还一时想不起,伶俐的法悦抢着回答:

  我们要去佛光山!

  为什么?

  像宏意、超凡师伯们去读佛学院,弘法利生呀!

  我们都不禁十分赞叹。

  我把张医生送我那盒日本糖果交给孩子们分食,他们也不忘分一份给我们三位师伯。

  当他们离去时,我送别他们去到街口,小觉不断回头张望,凝望他们次序井然的队列远去的背影,我心中感到说不出的难过,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,我才怅然抹去脸上的泪水。

\

  回到泰国,我立刻去信,请老师父转达他们,原谅我的不辞而别,人生因缘生灭,聚散无常,勉励他们把握时光,福慧双修,努力精进,早成佛道。

  佛教界泰北弘法义诊的壮举,像一阵和煦的春风,给多难的同胞们带去了深沉的关爱和温馨,慈光照临了荒山野岭。

  大师悲悯难胞的艰难处境,更发胜愿,即时成立了泰北难民村建设功德会。

  我深深为两个孩子及所有难民村的孩子欢欣、庆幸;他们将不会再担心回家吃不饱了,贫穷的乡村将会变成繁荣的乐土。

  原本贫瘠的苗圃,经过阳光雨露的滋润,可以茁壮成长为参天的林木。

  我仰望着那蔚蓝的星空,心里默默为了孩子们祝福,快快茁壮成长吧,前途大有可为!

  虽然我们远隔千山万水,但是当我们努力精进的时候,当我们含泪赞佛的时候,当我们为众生所役使而流汗的时候我们是在一起的!

  

\

本文链接:两个小难民

上一篇:业障的概念

下一篇:两岸佛教的传承与交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