楞伽经快诵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中国佛教史话 东晋时代的北方佛教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35:20编辑:阅读次数:

楞伽经楞伽经全文楞伽经译文

  中国佛教史话 东晋时代的北方佛教

\


  东晋时代的北方佛教——中国佛教史话之二十二
  方之
  东晋时代的北方,是五个少数部落民族(匈奴、羯、鲜卑、氐、羌)混战的局面。他们开始是反对西晋王朝,后来就互相攻伐。这种混战的局面,延续了一百多年,俗称“五胡闹中华”。他们在混战过程中,先后建立起十六个国家,这就是:成汉、二赵(前赵、后赵)、三秦(前秦、后秦、西秦)、四燕(前燕、后燕、南燕、北燕)、五凉(前凉、后凉、南凉、西凉、北凉)和夏。这些地区性的小国统治者,有些提倡佛教,如后赵和前后秦。尤其是前后秦崇奉佛教,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
  北方佛教中,主要有三位重要人物,他们是佛图澄、释道安和鸠摩罗什。现在依次简述他们与所在国统治者的关系。
  佛图澄,西域人,俗家姓帛,在乌苌国(在今巴基斯坦境内)出家,两次到罽宾(今克什米尔地区)学法,人们都相信他已证圣果。他于西晋永嘉四年(310)来中国,适逢刘曜攻破洛阳,时局混乱,他虽满腹经论,但无所作为。两年后,石勒屯兵葛陂(今河南新蔡北),以杀人逞威,许多无辜的人民遭受杀害,连出家僧人亦不能幸免。佛图澄见此情景,悲心大发。他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石勒的军营,想找机会劝阻石勒不要杀人。有大将军郭黑略,笃信佛法,对佛图澄执弟子礼,并从他受五戒。其后不久,事被石勒知道,他召见佛图澄,问道:“佛道有何灵验?”佛图澄心想:像石勒这样野蛮的人,给他讲道理是无济于事的,只有用神通方能感化他。他便答道:“至道虽远,亦可以近事为证”①。如是他就向石勒显了一点小神通,使石勒佩服不已②。佛图澄要石勒多行德政,少杀人,石勒接受了他的建议,因而使即将被杀的许多人得救。从此佛图澄成为石勒的高级顾问,事无巨细,石勒都要向他咨询而后行。杀人不眨眼的石勒,终于成了一名佛教徒。史学家范文澜说:公元“三一二年,石勒大兴佛事,建立寺庙,把儿子们送到佛寺里抚养,石勒亲自拜佛发愿,求佛保佑儿子们……”③。这说明石勒在佛图澄的感召下,已经放下屠刀,改恶从善了。
  石勒是后赵的创立者,他死后,子石弘继位,不久即被石虎篡夺。但是石虎对佛图澄仍然信仰,甚至比石勒还甚。他自称“天王”,为了尊重佛图澄,专门下诏说:
  “和上(指佛图澄),国之大宝,荣爵不加,高禄不受。荣禄匪及,何以旌德?从此已往,宜衣以绫锦,乘以雕辇。朝会之日,和上升殿,常侍以下,悉助奉舆,太子诸公,扶翼而上。主者唱大和上至,众坐皆起,以彰其尊”④。
  佛图澄在二石(石勒、石虎)朝中,常以神通令人信服。这是他为度人所使用的方便法门。有人可能会认为他使用了骗术,但佛教徒相信神通,不认为是骗术。佛图澄本来是一位学识渊博的人。他住邺城宫寺,经常从他受学者数百人。其中有从印度和西域而来的数十人。他严持戒立,日中一食,道德高尚。中国的释道安、竺法雅等名僧亦到邺城向他请教。归依他的弟子数以万计。他所到州郡,皆立佛寺,总共有八百多所。他虽未给后世留下什么译著,但他的弘法盛况,在当时是史无前例的。
  释道安是前秦苻坚极为崇拜的人物。道安,常山扶柳(今河北曲阳西北)人,俗家姓卫。父母早丧,依外兄长大。他自幼聪慧过人,七岁开始读书,再览能诵。十二岁出家,因生相丑陋,不为其师所重,被派往田间劳动。道安受具足戒之后,到邺城参访,受到佛图澄的赏识。
  佛图澄讲经,经常要道安复讲,有些听讲的人不服气,故意向他提出一些疑难问题,他以敏锐的智慧,一一予以剖析和解答,使提问者心悦诚服,因而获得“漆道人,惊四邻”⑤的美誉。后来,道安又到各地参访,遍寻经律,曾受学于竺法济、支昙讲,并应武邑(今河北东南部)太守卢歆的邀请为众讲经说法,受到好评,因而声望日隆。当时的北方,战乱频起,道安与弟子数百人过着流亡的生活。最后到达襄阳(今湖北襄樊市)。这里环境安静,没有战争。他初住白马寺,后建檀溪寺。他在襄阳十五年,专门从事讲学和著述。在长安称帝的前秦苻坚,笃信佛教,仰慕道安的道德和学问,向道安的檀溪寺,赠了佛像和厚礼,表示敬意。他对人说:“襄阳有释道安,是神器,方欲致之,以辅朕躬”⑥。苻坚派苻丕攻下襄阳(379),将道安接到长安。苻坚说:“朕以十万之师攻取襄阳,唯得一人半”⑦。这里所说的“一人”就是指道安。由此可见苻坚该是多么重视道安的德和才。
  道安在长安,住五重寺(又名五级寺),领众数千,弘扬经教,成为北方佛教的中心人物。当时的长安,还有一些外国僧人,如僧伽提婆、僧伽跋澄等人翻译出来的经论,由道安与法和就译文进行审定。道安还提出僧徒应以“释”为姓,为僧尼制定赴请、礼忏等行仪的轨范,编写《经录》、注释经典,为翻译提出“五失本、三不易”的理论。他一生所做的工作,在中国佛教史上影响巨大。
  前秦灭亡后,后秦的姚兴亦崇敬佛法,比起前秦苻坚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姚兴时代的佛教中心人物是鸠摩罗什。鸠摩罗什,印度人,出生在龟兹,七岁出家,九岁随母到罽宾从盘头达多受学小乘诸经论,后又研习大乘,尤精龙树般若性空之学。道安到长安后,曾多次向苻坚建议延请鸠摩罗什。后来苻坚派吕光领兵伐西域诸国,嘱吕光克龟兹后,驿送罗什到长安,但吕光未按苻坚的指示行事。吕光撤军时,将罗什带到姑臧(今甘肃武威),停留十七年。公元401年,后秦姚兴发兵击后凉,始从姑臧接罗什到长安。
  长安在前秦苻坚时代,已经是佛教昌盛的城市,中外学者云集于此。罗什来到之后,可以说是有地利人和的优势。由于他声望高,南方一些学者亦远道而来从其受学,例如道生、道恒和僧睿等都是来自慧远主持的庐山。罗什到长安不久,即开始在西明阁和逍遥园先后组织译场,参加译事的有八百余人(或称三千人),罗什经过十二年的辛劳,译出大批经律论。秦主姚兴亦亲自参予其事,使北方的佛教达到顶盛。罗什门下,有四圣⑧、十哲⑨的说法,这充分反映长安在后秦时代人文荟萃,佛法昌隆。
  北方十六国时期的佛教,除上述后赵、前秦和后秦之外,还有一些小国也尊崇佛教。兹依据《开元释教录》卷三和四的记载,略述北方各国的译人和译经情况如下:
  一、前秦:苻氏都长安,起自苻健皇始元年(351)至苻登太初九年(394),凡经五主四十四年,有沙门六人译出经律论一十五部,合一百九十八卷。他们是: (1)沙门昙摩持,西域人,善律藏和契经,于苻坚建元三年(367)和四年(368)译出《十诵戒本》等三部三卷。
  (2)沙门鸠摩罗弗提,西域人,于苻坚建元十八年(382)译出《阿含暮抄》一部二卷。
  (3)沙门僧伽跋澄,罽宾国人,于苻坚建元十七年(381)至二十一年(385)译出《尊婆须蜜菩萨所集论》等三部二十七卷。
  (4)沙门昙摩蜱,印度人,于苻坚建元十八年(382)译出《摩诃般若波罗蜜钞经》一部五卷。
   (5)沙门僧伽提婆, 宾国人,于苻坚建元十九年(383)开始译出《可毗昙八犍度论》等二部四十六卷。
  (6)沙门昙摩难提,兜佉勒国人,于苻坚建元二十年(384)至姚苌建初六年(391)共译出《中阿含经》等五部一百一十四卷。
  二、后秦:姚氏都长安,起自姚苌白雀元年(384)至姚泓永和三年(417),凡经三主三十四年,有沙门五人译出经律论等九十四部,合六百二十七卷。他们是: (1)沙门竺佛念,中国人,在苻姚二代共译出《十住断结经》等一十二部七十四卷(另多次为外国沙门作传译人)。
  (2)沙门鸠摩罗什,天竺人,弘始三年(401)到长安。起自弘始四年(402)至十四年(412),译出《摩诃般若波罗蜜经》等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
  (3)弗若多罗,罽宾国人,于弘始十年(408)来后秦,先后译出《放光般若波罗蜜经》等三十五部一百三十六卷(另有《十诵律》五十八卷,他与罗什共译过半而亡)。
  (4)沙门佛陀耶舍,罽宾国人,自弘始十年(408)至十五年(413),译出《四分律》等四部八十四卷。
  (5)沙门昙摩耶舍,罽宾国人,于弘始十七年(415)译出《舍利弗阿毗昙》等三部二十四卷。
   三、西秦:乞伏氏都苑川(今甘肃榆中县大营川地区),从乞伏国仁建义元年(385)至乞伏慕末永弘四年(431),凡经四主四十七年,沙门释圣坚(又名法坚、坚公)一人译出《罗摩伽经》等一十五部(卷数不详)。
  四、前凉:张氏都姑臧,自张轨永宁元年(301)至开锡咸安六年(?),凡八主七十六年,有月支国居士支施仑一人译出《须赖经》等四部六卷。
  五、北凉:沮渠氏初都张掖,后转姑臧,自沮渠蒙逊元年(401)至茂虔承和七年(439),凡经二主三十九年,缁素九人译出经论二十九部二百三十六卷。他们是: (1)释道龚,中国人,于北凉河西王永安年间(401—411)在张掖为蒙逊译出《宝梁经》等二部一十二卷。
  (2)释法众,高昌人,于永安年中(401—411)在张掖为河西王蒙逊译出《大方等陀罗尼经》一部四卷。
  (3)僧伽陀,西域人,于永安年中(40l一411)在张掖为蒙逊译出《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》一部二卷。
  (4)昙无谶,中印度人,于玄始三年(413)开始至十五年(426),译出《大般涅槃经》等一十九部一百三十一卷。
  (5)居士沮渠京声,中国人,沮渠蒙逊之从弟,称安阳侯,曾于于阗学法,于牧虔承和年中(433—439)译出《禅法要解》一部二卷。
  (6)沙门浮陀跋摩,西域人,承和年间(433—439)到姑臧,于犍(虔)承和五年(437)译出《阿毗昙毗婆沙论》一部六十卷。
  (7)释智猛,中国人,于虔和年间(433—439)译出《般涅槃经》一部二十卷。 (8)释道泰,中国人,先与浮陀跋摩共译《毗婆沙论》,后自译《大丈夫论》等二部四卷。
   (9)释法盛,高昌人,译出《菩萨投身饿虎起塔因缘经》一部一卷。 上述各国译经中,《开元译教录》还列有一些失译经数,此处从略。从各国译经的情况看,印度和西域的佛教在十六国时期,正在向中国大量地传译,也许是由于十六国时期社会不安定,人民遭受战争苦难太多,佛教慈悲济世与和平相处的思想更容易被人们接受。后赵石勒和石虎接受佛教之后,停止了屠杀,大兴佛事,出家和建寺,一时成为社会的风尚。鸠摩罗什在长安译经,使北方的佛教达到极盛,与江南的庐山佛教遥相辉映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以长安为中心的北方佛教,甚至比南方佛教的盛况更胜一筹。
  注释:
  ①梁《高僧传》卷九《佛图澄传》。
  ②梁《高僧传》卷九《佛图澄传》说:佛图澄“即取应器盛水,烧香咒之,须臾生青莲花,光色曜目,勒由此信服”。
  ③《中国通史》第二册页四一四。
  ④梁《高僧传》卷九《佛图澄传》。
  ⑤同前书卷四《道安传》。道安皮肤黑,故被称为漆道人。
  ⑥梁《高僧传》卷四《道安传》。
  ⑦同前。
  ⑧四圣:僧肇、僧睿、道融、道生。
  ⑨十哲:除前四圣之外,再加僧 、昙影、慧严、慧观、道恒、道标,成为十哲。

本文链接:中国佛教史话 东晋时代的北方佛教

上一篇:人生至爱

下一篇:人生别太在乎(图文)